律师资讯

当前位置:主页 > 律师资讯 > 离婚律师知识 >

深圳90后前实习律师张文鹏包装成“会员费”逃避
发布时间:2022-08-23 15:56

在成功举报深圳市律师协会后,犀利的律师再次向北京市律师协会举报1990年代出生于深圳的前实习律师张文鹏于2019年11月向国家税务局深圳市一稽查局举报深圳市律师协会涉嫌偷税漏税,指出律师协会打包实习律师培训费用作为“会员费”来避税。今年9月1日,张文鹏收到《关于举报税收违法行为的简要通知》,其中称深圳市律师协会75万余元税金附加被查处罚款2.300万元。10月21日,张文鹏从税务机关获得了3800元的举报人奖金。这件事引起了广泛的关注。打开网易新闻查看精彩图片

“我举报北京市律师协会偷税漏税!”,11月24日,实习律师考核不合格的张文鹏再次实名向国家税务总局北京市税务局举报,称,北京市律师协会每年组织见习律师培训,收费为每人1950元,但这笔收入是由某大学发给见习律师开具的“中央非税收入统一账单”。张文鹏认为,此举涉嫌偷税漏税。打开网易新闻查看精彩图片很多人不知道,成为一名成熟的律师通常需要几个阶段。首先是通过国家法律职业资格考试取得资格证书,然后找律师事务所,附在律师事务所,到律师事务所所在的律师事务所申请见习律师证。资深律师对他们进行评估,通过了就成为正式的执业律师,不通过则延长试用期。

先生。先后未能通过深圳、北京律师协会组织的考核,张某起诉了律师协会。谁知道律师协会在诉讼中逃税了。

张文鹏认为,中央非税收入统一票据是行政事业单位依法向政府征收非税收入的凭证,高校仅在收取行政事业性收费等行政事业性收费时才能使用。作为学术教育。在这种情况下,除了培训地点在某所大学外,培训和收费的主体是北京市律师协会,而不是某所大学。某高校代表北京市律师协会出具非税票据明显违反了《财政票据管理办法》中严禁代表北京市律师协会出具非税票据的规定。条例草案。

打开网易新闻查看精彩图片

另外,北京市律师协会组织的非学历教育不是非应税政府收入,而是应税收入。全国其他地区的律师协会已向当地见习律师提供了增值税发票,用于培训费收入。其中,深圳市律师协会利用非税票据隐瞒收入,已被税务机关依法查处。北京市律师协会也采用了同样的方法,利用财政票据将培训费伪装成财政非税收入,隐瞒其应纳税所得额,逃避纳税义务。

与张文鹏一起,前北京见习律师李庆亮也被实名举报。李清亮今年39岁,毕业于上海财经大学,获硕士学位。 2018年成为北京安通律师事务所见习律师,并于2019年5月至2019年6月参加了北京市律师协会组织的见习律师培训。

“不参加培训,就不能参加面试。”李清亮说,他后来参加了北京市律师协会组织的面试和考核,但没有通过。他将北京市律师协会告上法庭,目前案件尚未开庭。然而,他已被律师事务所撤销,其见习律师证已被吊销。随后,他也开始举报涉嫌偷逃北京见习律师培训费的行为。

是否存在逃税,有不同的解释

但有专业人士公开解释称,根据《律师执业实习申请管理办法(试行)》第十条,集中培训由省级律师协会或具有资质的地级律师协会组织。强化训练时间不少于一个月。北京市律师协会委托高校为申请在京律师执业的高校提供培训,由高校继续教育学院承担 深圳90后前实习律师张文鹏包装成“会员费”逃避征税,学校开具发票。

这种解释看似合理无懈可击,但也有网友表示经不起推敲,认为:规定要求见习律师的培训主体是律师协会,而不是高校。大学学历教育是免税的,那么以后的所有活动都可以由大学承担吗?

打开网易新闻查看精彩图片

见习律师培训费应该属于什么收入?

据潇湘晨报公开调查,不少地方法律协会已向当地见习律师开具增值税发票,用于见习律师的培训费收入。一位律师说,在他所在省律师协会开具的增值税发票中,“货物或应税劳务服务的名称”被标注为“非学历教育服务和培训费”。